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推荐精彩文章 >> 内容

      chuanqisf《诛仙2》中的角色)

      时间:2022/5/20 18:07:58 点击:

        核心提示:“正与魔,究竞正是对的,还是魔是对的,谁能说得清楚?我们只是听着师父们的话语,就来维护正道,就来斩杀魔教,就要来继续这千年不断,甚至以后千年也不会断的正魔厮杀?谁知道他们的话语又是否一定是对的?”白潇...

        “正与魔,究竞正是对的,还是魔是对的,谁能说得清楚?我们只是听着师父们的话语,就来维护正道,就来斩杀魔教,就要来继续这千年不断,甚至以后千年也不会断的正魔厮杀?谁知道他们的话语又是否一定是对的?”白潇淡淡,又有些冷冷的声音,道:“我不想卷入这个巨大的漩涡之中,我不想让正魔之间恩怨再多增加一些。”

        “不要过来!”她大声的叫着,将身体中的剑完全拔了出来,对着白潇一手扔了过去,“呼”的一声落到白潇的前面。这一夜,风很大,吹的很是响咧。这一夜,天阴的很是厉害,像是要下雨一样。这一夜,她割断了他们所有的牵绊……

        黑心向远方望去,在那里的一片白光之中,枯心抓着白潇的身体,回头与黑心对望了一眼,便匆匆的向远处逃了去。“追!只要尸体。”黑心叫道一声,周围的人马上追了上去。众人快速消失在了远方。

        “最后一次的忠言,你已无法再回正道了,留下来效忠我吧。”“黑!心!”白潇嘶哑的声音,恶恶的叫着。

        他绑住冰冷坚决的面孔,坚定地不去转身,不去看她的泪水,不让自己有心痛的样子,不让自己有动摇的机会。

      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      “杀了他!”黑心冰冷的叫了一声,他没有动手,他身边的众人已经对白潇围攻过去。忽然一片白光呼至,一道响雷猛然打向白潇的位置。

        白潇冷啸啸站在他的对面,气喘吁吁,身上也带了一些伤痕,却比对方要轻得多。

        “我……”白潇身体有了一丝颤动,明显的犹豫了一下,chuanqisf之后快速冷静下来,坚决叫道:“不行!修真之人是不该有情爱缠身的,我更是欲求长生之人,更应该心如止水。你走吧,日后不要再来找我。”

        “轰……”一团火光荡开,光辉耀眼的散开了一圏。是她!白潇刹那间惊住了,僵住了,面色霎时僵硬的如一块没有颜色的石头。炎龙上面的火焰悄然熄灭,停留在她的身上,血顺着冷却的剑锋,一滴滴的流淌下来。她松开了手中的剑,怔怔的看着白潇。那个老迈女人的身影,已经被刚才的冲击震飞了出去。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面对着面。他顿然不知所措,完全在震惊之中没有恢复过来。她流出了泪……

        “若是正魔之间平安无事,岂不更好?”白潇轻步走动,再次背对着她,道:“若是你非去不可,那也正好,我们就此分开,你日后也不用再为了找我而东奔西走了。”

        “那是我的剑,我的剑送给我哥哥,为什么要告诉你?你每一次都不声不响的去下我一个人,又叫我怎么找到你?又叫我怎么告诉你?你怎么这样自私!”她的眼泪,再次流满了脸,痛痛的声音,哭叫着心中的每一处不满。

        时过两年,在一次的闲谈之中,上任族长得知了他的苦恼,几经考虑之下,便向尸王道出了,万兽族之中有一宗上古密卷,上面记载之术若能修成,便可达到长生之境。不过此术极为难练,且所行之术又极损天道,深怕尸王会为此得到天谴。尸王大喜,却对天谴之项辨臭说不以为然,以为只是骇人听闻罢了,当时便就向上任族长要下了这宗密卷。其后,尸王细观密卷,也是大惊,但终是受不住长生之诱惑,苦思几日之后,开始修习密卷之法。猎杀百灵,饮下百类妖灵之血;空屠千人,chuanqisf吸进千具魂魄。只为炼魂。他为此再次闭关,以专心修习密卷之法,当时他已四百多岁了。他也不愧是天纵奇才,时隔两百年,他以废弃前身修为为代价,终于完全突破密卷之法,以为已经到了长生之境,马上破关而出。当时的族长大为他庆贺一番,庆幸他成为了自古第一奇人。

        她颤了颤,突然叫道:“要是只是因为我,我一个人想要你,为了我而参加,只是帮我报答完师父的养育之恩,就够了……”

        天琊最早出现在一个枯心上人手中,而枯心上人手中的天琊就是千年尸王白潇曾赠予枯心妹妹小清的剑,赠予宝剑时白潇便交代不能转给其他任何人,小清却给了自己的哥哥,因此白潇和小清引起感情纠葛,最终小清因爱而终。曾和黑心老人斗法三天三夜重创黑心老人,而黑心老人并没死。尸王曾和烈狼率万兽族攻打黑心老人反被黑心老人打败,最后黑心老人死在一个拿着天琊的青云女子手中。

        “欲加之罪!我还怕了你不成?”枯心冷声大喝。chuanqisf“找死!”白潇冷叫一声,再次将他的法宝祭了起来,准备再和枯心大战一番。一声急匆匆的呼叫,使正要斗法的两个人同时都停了下来。chuanqisf

        白潇冷冷转回面来,对她如审问一般,有些冷箫带着气气的声音,道:“你的剑,怎么会到了他的手上?”“我就是为了给哥哥这柄剑,才去玄铜山的,我为什么不能给他?”她眼中的委屈更加大了起来,对着白潇怨怨的说道:“哥哥要与魔教对抗,我给哥哥一件神兵防身,又哪里错了?你又为何对他下如此重的手!”白潇有那么一刻呆了,惊愕在那‘哥哥’两个字上面。这件事,明显是他冤枉了别人。不过他向来高傲,此刻又心中怀有怒气,怎么也是不会低头,马上转过身背对着他们,冷声的说道:“那是我给你的剑,没有我的允许,谁允许你送给他人。”

        “你恨我吗?我毁了你的一切,还有你最喜欢的女人,他们都是因为我而消失的。你想报仇吗?过来杀我啊!我就在你的后面,过来看看我……”背后传来黑心阴恶的声音。

        然而天谴也并无不在,终在他飘然得意将近两百年之后,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。密卷之法真可长生不假,却不能避免不老!尸王为此大惊,望着渐渐衰落的身体,以为是修习密卷之时出现了问题,亦不顾众人的奉劝,再次强行修习密卷之法,适时他已八百岁了,再次开始了他的第三次闭关。chuanqisf为此又过了三百年,他终难突破不老之谜,忧郁而出,回到了万兽族之中,这时才得知前任族长已故,新任族长就已是现在的兽人王了。

        “长生对你而言,真的如此重要?胜过了一切?”她又一次的哭了。不顾心中的想法,口中坚决的咬出来了这一个字。冷冷的气息,包围住了每一个人的全身。她的泪水挂满了整个脸庞,却在坚持,不让自己哭出声音。

        千年尸王是三西贝著玄幻武侠小说《诛仙2》中的主角,天琊神剑的主人,重要人物。万兽族五王之一,年龄已经上达千年。

        “可是正魔之战欲开,我身为正道青云门弟子,为报师恩,我是必然随师父参加的。”她轻声的说着,眼睛看着白潇,道:“你也是正道弟子……”

        她一身白衣快速跑了过来,在白潇的身边匆匆的穿了过去,跑到了枯心的身前,搀扶住枯心的身体,慌忙掏出几颗疗伤之药,喂着枯心吃了下去。被晾在一旁的白潇,有些呆了。

        “你不是对一切事物都看得很淡,能放下所有的一切?为什么还会有心痛?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话?心痛欲碎的感觉,你只要经历一次,就会终身不忘。”黑心说完,面上阴阴的笑了一下,又马上化作痛恶的表情,冷冷叫道:“你想一个人屠灭圣教,未免大过天真了。要么把你的力量奉献给我,要么你就归于我圣教的黄沙之中,正道你是回不去了。”

        “带着你的剑离开,我不会再找你了,我不想再见到你……”“……我恨你!”

        又一个身穿正道衣衫的男子,身受重伤,艰难的站立在对面。看他的衣衫颇显华柜芝谜丽,应该是正道的一个重要人物。在这个大战之后,变得支离破碎的地方,里面只有两个人,说明了他的对手只是一个人。把他伤的如此严重,也只是一个原因,就是他的手中,拿着的正是那柄叫做天琊的九天神兵。

        五六具已经倒地的尸体,还有两个受伤的女子惊慌的站在对面,一个年纪轻轻,另一个看去已经老迈。她们都穿着普通的村民衣物,看不出她们的门派。白潇再次出手,华丽一剑的划出,那个年轻女子跟着倒了下去。只剩下了一个……白潇轻轻淡喜,火光之剑的光亮照破了黑暗,面对那个老迈的女子,一瞬破开了黑夜的光芒,连着剑一起飞射了出去。忽然,在火光之中,一个身影猛然冲来,挡在那个老迈女子的前面。

        白潇站着地上变得一动不动,像一个呆死的木头,只会看着脚下带血的剑。小尸的心,在这一刻仿佛有碎了一般的心痛。受不住这样的触痛,他再次走了一步。

        望着族人、手下、亲信所投来的异样目光,尸王这才知道,在他出关之时,他就已经成为了一具干尸。少她协乃此刻的尸王已经性情大变,chuanqisf恼恨之下竟然痛下杀手,除去兽人王与另几位兽王之外,所有见过他相貌之人全被他一夜屠尽,手法之狠,令当时的兽人王都为之一寒。随后万兽族封王,他的资格最老、岁数最大、修为最高、反目最狠,顺利就成为了兽族五王之首。他也至此以后极少露出面目,独自行走在人少偏僻之地,终日躲在黑色阴影之下,时时以死尸为伴。他也禁止了所有人谈论关于他的所有话题,致使他越来越神秘,越来越孤僻,现已鲜有人清楚他的性格情况了。

        “你为什么要杀他?”她转过身,对白潇怒怒的,又带了些委屈的哭泣声音,生气的叫着。

        白潇起初是正道门派的一个弟子,是一个天纵奇才,乃是他师父的衣钵传人,如此骄子却心术不正。在八百年前的正魔斗争中,他突举白愚然背离正道,投入了魔教炼血堂黑心老人的手下。进入魔教两年后,他又次发生了叛变,带着一些魔教妖众与黑心老人争斗大权,结果失败,还连累了他的师门游天门惨遭灭门。游天门被灭之后,正道震怒,联合起来与炼血堂大战,最后将黑心老人斩杀。

        “你再不认输认错,纵你有如此高的才华,我也要将你就此废了。”白潇坚冷的说道。对面的男子,也在坚挺挺的不让自己有丝毫示弱,肃声道:“想要此剑,就先把我的命拿去。”

        尸王年少时,也曾是一位年少轻狂的天纵奇才,岁不过百就已达到修行巅峰,所行天下,几欲无敌。然而,无敌也是一种寂寞,他便想达无人可及之境,预想长生,结果闭关三百店凳茅蜜余年,chuanqisf虽修行又是大进,可是终难进入长生之古老密境,没落出关,欲行走天下以便散心。机缘巧遇,于南疆密林之中偶遇万兽族上一任族长,并言语相合,结为挚友。其后他便加入了万兽族,被当时的族长授予大任,一举糠拘蒸成为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长老。

        白潇面色微怒,冷声喝道:“枯心,枉你还身为正道重要人士,居然偷取他人法宝,恬不知耻。现在恶行败露,更不但没有羞愧之心,还丝毫不知悔过。”

        白潇在这一夜,莫名的流出了眼泪,挂在他低下头的面上。有些冷血的他,在这几百年间竞是第一次哭了,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中还存在眼泪,他没有让她看到自己这种代表‘懦弱’的眼泪。她跌撞的扶着她的师父,艰难撑着两个身体的平衡,一步步离开了这里。走的很是坚决,没有回头一下……

        “为什么要杀她们?”随着颤心的声音,她将炎龙慢慢的从身体上面拔出。白潇呆呆的看着她,又看着被他所杀死的那些女子,脑中一刻错乱起来,慌乱的手足无措,有力气张开了口,却变得哑口无言。那些都是她的同门?她们不是害人的妖孽吗?看着她的血一直在流,他忽然慌乱的向前迈动了一步。

        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她带着泪水的声音,充满了悲凉。他完全的张不开口,说不出声音。“你不想卷入正魔之间的恩怨,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?杀我的同门?杀我的师父?随后还要杀我吗?”她痛苦的泪水,闭上深痛的眼睛,把手狠狠的抓在炎龙上面,使炎龙的锋利划破了她白玉般的肌肤,伤痛传到了心间。这些皮肉之伤,又怎么比得过他的那份绝情?

        “你割舍不棹的东西,我帮你扔棹了,你为何不感谢我?”在魔教众人的中间,一个面目正派的老者,忽然带着斜斜的笑容,又道:“你是在心痛吗?”“你骗了我……”白潇不甘的声音,抓着炎龙的手都在发抖。

        万兽族五王之首,据传言,已经过了千年之龄。尸王是万兽族第二个神秘人物,相貌、修为、来历,都不从而知。他修行的应该是鬼魄之术,他曾召唤过一个死人,杀死了另一个兽人。他在万兽族中还是地位最高的,连族长都敬他三分。万兽族之中没有副族长,他却有副族长的权力,全权可以代替族长发号施令,随意处决不判旬忠族人。

        白潇一个人,带着满身的伤痕,撑着炎龙站立在地上,口里带着血水喷出,低着头大口的喘息。周围还有一大片尸体,血水流成了河。在这上百条尸体的中间,仍有几十名残存的魔教之人,他们都是其中的精英,将白潇一个人団团围住。这些人的身上也全部带了伤,不过他们占据了优势,面对只剩下喘息的白潇,他们已经胜利在望。迷失传奇

      作者:chuanqisf 来源:www.whmcedu.com
      相关文章
    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    • 找新开传奇私服(www.whmcedu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• Powered by 1.80英雄合击 V4.0.6